全站搜索
新聞詳情

謹防打假變“打標”


(胡 沛)最近,北京市有一批涉及食品打假并索賠十倍的案件,被北京市高級法院或北京市的二審法院改判,不再支持“十倍賠償”,在食品行業和法律業界引發諸多關注。

  一段時間以來,職業打假人頻頻出現在法院及媒體上,均能看到食品企業與商家被“十倍索賠”的案例。對于他們的行為,社會褒貶不一。消費者認為可以凈化市場,使賣假貨的商家得到懲罰。但也有人認為他們是借此牟利,其行為無法凈化食品市場。

  在司法界,對于“職業打假,十倍索賠”的案件也出現“支持”與“不支持”、打假人是否屬于“消費者”的不同判決與觀點。其中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所判“紅酒案”與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所判“干海參案”頗具代表性。

  青島中院的觀點認為,一是判斷消費者的標準,不是以購買主體的主觀狀態,而是以標的物的性質為標準;二是難以給職業打假者下定義。消費者打假有指標嗎?普通打假者打假多少次就轉變成職業打假者,難以給出標準;三是打假是好事不是壞事。法律規定成功的打假者有權主張懲罰性賠償金,表明法律鼓勵打假,打假是好事。打一次假是好事,打十次假不可能變成壞事;四是即使是社會公認的職業打假者購買生活資料時,也改變不了其消費者的身份。

  北京高院的觀點認為,本案中楊某以涉案干海參沒有標示等級而起訴經營者“退一賠十”,在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另一案件中,楊某又以食品安全國家標準《干海參》中沒有等級的劃分,經營者在干海參產品上標示了等級,屬于虛假宣傳,干海參產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,要求“退一賠十”。楊某選擇性適用干海參產品的不同標準,起訴理由自相矛盾,牟利動機明顯,其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行為,不應獲得法律保護。

  對比上述判決,其相同點在于,首先兩案的涉案食品都是因標簽問題被訴。其次兩法院均認可職業打假人的“消費者”身份。其不同點在于,青島中院認為“打一次假是好事,打十次假不可能變成壞事”進而支持“知假買假,打假獲利”。而北京高院認為,知假買假,打假獲利牟利動機明顯,其違背誠實信用原則的行為,亦不應獲得法律保護。

  平心而論,筆者更認同北京高院的判決。其理由在于北京高院的判決更加體現出樸素的、理性的正義觀,更加體現出“誠實信用”這一民法的基本原則。那種認為應當支持“知假買假”“打假獲取的是合法利益,為了獲取合法利益,無可厚非”的“以惡治惡”觀點,筆者實在無法認同。道理非常簡單,無論是做“惡”之“惡”還是治“惡”之“惡”,都是“惡”,以此方法打假,無異于飲鴆止渴,只能使“誠實信用”的基本原則被進一步瓦解,不但凈化不了市場,反而會進一步擾亂市場,并演變為收取保護費的“黑惡勢力”。以筆者經歷的幾件案件為例,職業打假人往往都是要挾在前,以降低賠償數額進行私了。私了不行再威脅曝光和訴訟。而反復的私了,已無異于收取保護費的性質。

  同時,也應注意,不僅本文所列兩案,搜遍法律文書網中的涉及食品打假的案例,絕大部分都是食品包裝的標簽標示問題,真正涉及食品安全的案例,寥寥無幾。其實,標簽打假的特點就是入門低,成本低,風險低,收益高,成功高,見效快。職業打假人只需經過試探購買,網上查詢國家標準,大量購買后要挾賠償,發起訴訟后幾乎足不出戶即可完成“打假”的流程。這樣的“打假”流程,注定只能在食品外包裝的說明與標示的范圍內,而不可能對食品安全法中最核心、最應關注的安全問題,諸如“添加劑、致病性微生物,農藥殘留、獸藥殘留、生物毒素、重金屬等污染物質以及其他危害人體健康物質的限量規定”等有任何幫助。所以,現在的打假案件,幾乎已成為“打標”案件,希望這一不正常現象,能夠引起法律人的警惕。


來源: 中國食品報網,2019-09-12 14:22:35



在線客服
 
 
 工作時間
周一至周五 :8:30-17:30
 聯系方式
陳經理:15071449336
安徽十一选五 玩三局抢红包的麻将 nba比分直播mso 现在什么股票好 11选五怎么看走势图 吉林十一选五最大遗 江苏七位数历史号码 腾讯广东麻将下载v1.0.0 12月13日股票分析 雪诺和塞布尔 有没有打杭州麻将的群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 22选5 现金咖啡 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结果 嘉定的百搭麻将怎么打